分类
创作者们

从“RyuuuTV转型”到个人自媒体的意义

前段时间,开设5年,订阅量176万的YouTube频道“RyuuuTV”发布了一个视频:“我是個空殼。當YouTuber很難所以我們決定..”。

视频中Ryuuu谈了关于频道转型的事情。其中透露了一个很重要的信息:虽然频道有接近200万的订阅量,但是只要不更新视频,收入接近为0。

(也就是说只有新的视频能获取流量,旧的视频几乎没有流量/收入。)

之前也有看到一些YouTuber说过,靠YouTube赚钱,需要经常发片(更新视频),就像给YouTube打工一样,时间久了很难受。但这只是个“定性”的说法,之前都没有像RyuuuTV这样给出这么”定量”的说法。

我想这也是YouTube目前不断发展“频道会员”功能的一个原因:它可以给YouTuber在广告收入之外,提供一个完全不同逻辑的收入来源。

RyuuuTV频道名称叫做“Ryuuu TV / 學日文看日本”,之前的主要内容是Ryuuu和Yuma小两口在日本的生活视频,典型的”Time Consuming(杀时间)”类型,主要受众应该是大中华圈的华人,观众需求主要是消费“美好生活”类的内容,次要是了解日本文化和生活,至于“学日文”我认为并不存在(虽然视频中经常会出现日文短句、词汇,但是并不会给出解释。我作为完全不懂日文的观众,看到这些短句的时候,基本上跟英语考试中出现生词的感受一样,靠上下文猜测,或者直接忽略)。不客气地说,之前的“Ryuuu TV”只是披着“学日文看日本”外衣的“爽片”而已。

视频中Ryuuu谈到了“流量”和“存量”的概念,流量就是指YouTube给的流量,而存量的概念我认为他并没有说清楚。但他的意思应该就是希望自己所做的事情能够更多地积累下来,并且可以一直依靠这个“存量”来获得收益;而不是像现在这样,虽然手握近200万订阅的频道,但仍然需要靠不断发片来获取收入。

据我个人观察,整个2020年,RyuuuTV的频道订阅数维持在176万没有增长。这也从侧面反应了频道的受众群已经固定,增长停滞。

除此之外,Ryuuu和Yuma为了维持频道的视频更新,放弃了很多个人成长的时间和机会。如视频标题所言:“我是一个空壳”。而个人IP频道的增长,本质上是博主个人的成长。为了维持视频的更新,放弃个人的成长,最终只能导致频道的增长止步,进入恶性循环。

Ryuuu想要做的转型,根据之后的视频内容,也可以看的出来,就是真正符合频道名称的“学日文”和“看日本”

“学日文”很好理解,就是教观众日语,这部分之前基本是没有在做,转型之后确实开始做这类型影片了。“看日本”就是了解日本文化/生活之类的,这部分虽然之前貌似有在做,但基本上只是记录自己“美好生活”的视频,满足观众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日本”只是背景而已;不过转型之后这部分确实有改变,比如有“潜入日本国小”、“日本转职面试”、“东京防疫调查”等影片。

简单说,RyuuuTV就是打算从“Time Consuming(杀时间)”类的影片,转为更有长久价值的“教日文”和“看日本”上来。目前看来,转型后的影片制作成本较高,更新频率下降是必然的,视频短期内的播放量也不如之前,所以短期的广告收入应该会减少。而转型后的影片能否有更长的生命周期,也就是说随着时间的累积慢慢增长播放量进而超过之前影片的平均播放量,这点还有待观察。但可以确定的是,转型后的影片,有更大的可能获得广告收入之外的收入来源。

RyuuuTV的这次转型,会不会带来好的效果,还需要时间来验证。但这给想要加入YouTube平台的内容创造者提出了一个重要问题,那就是普通水平的“Time Consuming(杀时间)”类的内容,如果只靠广告收入的话,可能最后会沦为一个“打工人”。倒不是说打工人不好,而是我们都希望自媒体成为自己的一项事业,如果只是不停地拍视频换取固定的收入,那和每天上班挣工资有什么区别?

Ps.上面说的普通水平的“Time Consuming”就是指排除掉老高那种一个视频可以到4、500万播放的,如果你可以做到那种水平,当然可以。

这件事情给我的启发,同时想要跟大家分享的是:

我们在考虑成为一个自媒体内容创作者的时候,需要有“以终为始”的考量,即使我们可以不停地拍片,也可以不停地获取可观的收入;但是5年后、10年后,这件事对于我们到底意味着什么?不能只是换一种形式的“打工”吧?

好了,问题提出来了。暂时就不聊我的“答案”了,因为我也没想好怎么表达,这样的话大家也可以想想自己的“答案”是什么。之后我整理好语言了,再跟大家聊聊我的想法。